☆ [·· ]更新快无弹窗☆

  “还能怎么做?启程回国。”博夫将军站起身,看着一脸悲痛的萨米勒夫少校,轻声叹了口气说“现在是华俄联合军演尾声,为了11月15号这一天,我们的舰艇以补充物资为由逾期不归,已经引起了华夏军方的怀疑,此时绝对不可以再做出任何出格的事。我的意思,你明白吗?我的孩子。”

  “是……”萨米勒夫低头刚说了个‘是’字,就听见瞭望哨上有士兵在喊“看,那儿好像是漂来了一个人!”

  萨米勒夫不等博夫将军说什么,径自走到船舷拿起胸口的望远镜,向哨所士兵手指的地方看去。一个在海面上忽上忽下的东西,出现在他的军用高倍望远镜中。那个花花绿绿的东西随着波浪猛地一下高出海面,然后一只手就伸了出来。

  是一个人。

  “秃鹫,你立即带人把那个人打捞上来!”萨米勒夫放下望远镜,对站在一旁用枪指着海面的一个少尉下达了命令。

  代号秃鹫的少尉简洁的回答了一声是,然后就跑向船尾,和几个士兵放开一艘橡皮艇,手里用枪口依旧指着那个拼命向俄罗斯军舰游来的人划了过去。

  “让我来亲自问问他是谁。”博夫将军在听到秃鹫通过通讯器汇报的情况后,略微沉吟了一下,不顾萨米勒夫的担忧,再次说道“把他带到我跟前来。”

  一个穿的花花绿绿奇装异服的女人,由几个人高马大的俄罗斯士兵架着来定博夫将军面前,在搜过她身上并没有什么武器后,这才用枪口指着瘫坐在地上的这个女人,用英语命令道“抬起你的头。”

  花花绿绿的女人听话的抬起头,仿佛怕别人看不清她那张俊俏的脸庞,还伸手把粘在脸上的头拢在耳后,这才露出一口白牙的,沙哑的一笑,却是男人的声音“谢谢你们救了我。”

  “你是谁?”萨米勒夫冷冷的说“是怎么掉到海中的?胸口的枪伤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  “我姓胡,叫胡灭唐。是被人暗害调入海中的。”这个模样不知道是女人还是男人的人,虽然还在笑着,可他(她)的眼中却出了一股让萨米勒夫少校都感到心寒的冷意。

  “小命,你……唉。”秦玉关看着跪在地上的荆红命,想劝他几句什么,却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得一声叹息转过身。

  荆红命从红叶谷来到市第二人民医院后,就一直跪在太平间的地上,没有说一句话,更没有换过一个姿势,就那么定定的跪在地上,泪水早已流干,双手的指甲已经把掌心刺破,他却丝毫没有感到疼痛。

  荆红滔天被送到医院后,根本连病房也没有进。他人被送来的时候,身子都已经冰凉了,再进抢救室还有什么用处?要不是为了应付外界,医院也根本不用来的。一同陪着他的,除了秦玉关几个人外,还有燕浩然和几个政府官员。

  王子桦书记和李明市长是最后赶到的,当赵秘书小声的在电话中和他们汇报了情况后,王李二人的脸当时就吓得煞白煞白的了。国家指定的合作商、每年都有大笔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给老婆当秘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崛起只为原作者秦玉关叶暮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玉关叶暮雪并收藏我给老婆当秘书最新章节